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萨沙讲史堂第七百九十九期】火枪时代最辉煌的胜利:腓特烈大帝以1破20的罗斯巴赫战役(历史系列第335讲)

历史上的今天,普鲁士的腓特烈大帝打赢了罗斯巴赫战役。这是火枪时代中,教科书一样的经典战役。腓特烈抓住敌人的一个小错误,一举击溃2倍于己方的法奥军队,死伤只有对方20分之一。听萨沙说一说吧。

直到1660年的瑞典-波兰战争中,勃兰登堡大选帝侯腓特烈威廉通过《奥利瓦条约》,才取消了波兰对普鲁士的宗主权,获得了瑞典、波兰等国对普鲁士公国主权的承认,并且压制国内的等级会议,建立起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

从古代开始,条顿骑士团形成的普鲁士军队,就有这高度的荣誉感、视死如归的战斗意志、铁一样的军纪。

不过,普鲁士军队规模很小(腓特烈大帝父亲时代军队只有3万多人),武器陈旧,战术落后,缺乏良将,始终属于欧洲二三流,不成气候。

腓特烈大帝继承了士兵国王(他的父亲腓特烈威廉一世)的遗产,具备了称雄欧洲的能力。

他的父亲腓特烈威廉一世戎马一生,到断气前一刻还要挣扎着起来:我不要穿着国王的服饰去见上帝。我要穿上我的军装。

除了上面说到的300万人口,军队总兵力不超过10万人,其中还有部分是雇佣军。

曾经立志做音乐家的腓特烈大帝,却是一个惊人的战术大师,取得了一系列辉煌的战役胜利。

1740年,腓特烈大帝借口奥地利女国王继承不合法,突然出兵占领了富裕的西里西亚地区,击溃了强大的奥地利军队。

于是,以奥利地牵头,法国、瑞典、俄罗斯、萨克森5国建立了军事联盟,准备合力打垮普鲁士。

8月,他亲自率领7万大军攻打萨克森。后者不是普鲁士人的对手,迅速被击溃,首都德累斯顿也被占领。

双方兵力有至少3:1的差距,俄军、法军和奥军都是颇有战斗力的部队,非常不好对付。

至1757年10月间,俄军已侵入东普鲁士,法军占领了汉诺福,奥军进入了西里西亚,而法奥联军也由西向首都柏林逼近。面对危局,腓特烈派李华尔德元帅率2.5万人迎击8万俄军;派贝芬公爵率4.1万人对抗10万奥军;他自己在11月4日,率3.2万人到达罗斯巴赫,以来迎击法奥联军,于是罗斯巴赫战役爆发。

此时,普鲁士军队只有2万2000人,对手法军有3万,奥军有3.3万人,相当于1打3。

因为火枪的火力投射量很低,命中率低下,对于火枪兵数量是有很大要求的。原则上来说,军队数量相差一倍的战斗就根本没法打赢。

11月5日11时,法国的索拜斯元帅认为普鲁士军队只要愿意应战,一定会失败。

他命令部队转向普鲁士军队的侧翼和后方发动攻击,切断敌人的交通线,阻止敌人撤退。

于是,史料记载:大军分为3个纵队行军。前卫为法国和奥地利的骑兵,中央为法国和奥地利的步兵,后卫为法国的骑兵。联军旌旗招展,军乐悠扬,好像胜利一样地向普军左翼旋转。

腓特烈大帝,却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甚至,他明知道柏林已经被敌人占领,仍然岿然不动,准备决战。

他认为法奥军队的指挥官轻敌,采用了临阵变阵的危险方法,为普鲁士军队提供了良机。

要知道,这是近代,步兵作战仍然有固定的阵型,火炮和辎重的搬运都是非常困难的。仅仅用了半个小时,这完全是神速。

搞笑的是,普鲁士军队变阵后就要发动攻击,法国元帅索拜斯却傲慢的判断敌人要逃走。

想来也是,2万对6万,又是高度强调军队数量的火枪时代,这无论如何也打不赢。

于是,法奥联军开始迅速“追击”普鲁士军队,先锋部队高速前进,和中路后路的部队拉开了距离,造成了阵型的大空挡。

史料记载:右路纵队的骑兵遥遥领先于本队的步兵,左路纵队的骑兵却又落在步兵之后,原本应该在队尾的步兵预备队挤到了两个纵队之间,那又妨碍了炮兵部队的开进。

此时山坡上的腓特烈大帝,立即发现了敌人再次犯了错。腓特烈大帝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发现敌人的漏洞,并且迅速加以利用。即便战局再不利再危险,他也能够沉着指挥。

如同后世的拿破仑评价他时所说的那样:“越是在最危急的时候,就越是显得他的伟大。”

腓特烈大帝立即对骑兵下达了攻击命令,要求插入敌人的薄弱处,一举冲散敌人的阵型。

下午3点30分,普鲁士席德里兹将军率领4000骑兵,勇猛的从山坡上冲下,猛攻法奥联军的正面和侧翼。

短暂的激战后,法奥联军的骑兵大败,纷纷向后撤退,有的还践踏了自己的步兵。

击溃敌人骑兵以后,普鲁士骑兵冒着敌人火枪的弹雨,以必死的精神冲入敌人步兵中,疯狂砍杀。

普鲁士4000骑兵来回冲杀了4次之久,最终法奥联军稳定不住阵型,只得向后收缩,准备稳住阵脚。

普鲁士的18门重炮开始猛烈轰击,腓特烈的弟弟亨利亲王率领7个步兵营猛扑上去,开始可怕的齐射。

见敌人已经散乱,腓特烈大帝下令发动总攻。普鲁士步兵如猛虎一样冲向敌人,骑兵也绕到敌人后方砍杀拦阻。

在普鲁士军队的猛击下,撤退变成了溃败。在方圆40里的地域,随处可见丢盔弃甲的联军士兵,他们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军官。

此战,法奥联军死伤3000人,被俘5000人,共损失8000人,包括8名将军和300名军官,还丢掉了67门火炮。

而普鲁士军队仅仅损失541人,几乎是敌人的20分之一,其中战死的仅有165人。

腓特烈大帝几次面临亡国甚至死亡,都硬挺过去了。在电影《帝国的毁灭》中,希特勒最后时刻,曾长时间盯着腓特烈大帝的画像,希望从他那里得到更大的勇气。

最终因为沙俄政权更替,普鲁士才奇迹般的保住了国家,并且彻底成为欧洲5大强国之一。

对于自己的一生,腓特烈大帝曾经这么说:即使遇到,随时有颠覆的危机,我仍要想得、活得、死得像个国王的样子。头衔只是傻瓜的装饰品,伟人不需要什么,名字就够了;一个君主真正的信仰是他的兴趣和光荣;在我的国家里,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方式获得灵魂的安慰。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