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在芬兰洗桑拿浴

人在芬兰,除了游览赫尔辛基大教堂、芬兰堡、岩石教堂等著名景点外,洗桑拿浴肯定是必修课之一。在赫尔辛基公干期间,就曾多次享受。

芬兰是桑拿浴的发源地。因此,无论是城市、乡村,还是宾馆、家庭,桑拿可谓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当地同事瓦伊里宁告诉我说,在芬兰,无论是在独门独院的私人住宅,还是在租来的公寓,没有桑拿设备是不会有人居住的。即使没有自家专用的单独桑拿室,也必须有公用的桑拿室。对于这一点,没有到过芬兰的人,也许难以想象。而到了芬兰,就会真正理解“有人活动的地方就有桑拿”这句话了。

到达赫尔辛基的第二天,瓦伊里宁就带我到住所旁的一家浴室洗桑拿。这家桑拿浴室规模比较大,或许是为了满足顾客需求,桑拿室既有单人间、双人间,也有可容纳数十人的大间。开始,瓦伊里宁领着我来到淋浴区,用热水冲洗掉身上的汗液污垢。随后,又带我走进最大的一间桑拿室。我细细观察了一下,桑拿室完全用木材建造,而且用于给蒸桑拿的人坐或躺的木板还分了四层,就好像体育场看台的台阶一样。瓦伊里宁介绍说,桑拿室的层次越高,蒸汽就越浓,温度也越高。一般年老体弱的人及儿童都在最下面两层,只有身体健壮的成年人才到上面两层。

因为我是初次蒸桑拿,为防不适,瓦伊里宁带我坐在最下面一层。虽然底层的温度并不太高,但仅仅过了五六分钟,我就热得大汗淋漓。再看看旁边的瓦伊里宁,或许是常年蒸桑拿的缘故,额头上才刚刚开始出汗。在他的提示下,我用桑拿室里备好的湿桦树枝拍打身体,加速血液循环,促进汗腺排汗。随着全身的毛孔彻底张开,汗水从体内顺畅地流出,我就觉得浑身舒坦。随后,瓦伊里宁带我到淋浴区冲洗了一下,又再次回到桑拿室,而这次他带我坐到第二层。就这样来回往返了三次,我们才完成了桑拿的全过程。

在淋浴区冲洗身上的汗水后,瓦伊里宁带我来到休息室。休息室虽然比较宽敞,而且有不少桌椅、躺椅,但和国内浴室休息区不同的是,这里没有电视和播音喇叭,显得十分安静。客人们或坐或躺,一边喝着饮料和茶水,一边小声地聊着,完全没有国内浴室的嘈杂声。瓦伊里宁说,在芬兰,请人到桑拿浴室蒸桑拿,就像在中国请朋友到茶馆或咖啡馆相聚一样,是社交活动中的一个重要内容。

在回住所的路上,瓦伊里宁告诉我说,正规的芬兰桑拿浴,理想的温度在80至100℃之间,湿度在60%以上。桑拿浴虽然能解除疲乏,放松紧张的神经、肌肉,但忌在饭后、过度劳累和饥饿时进行。有心脏病、高血压的患者更要注意,防止发生意外。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