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理想者之死:苏联清官为反腐成众矢之的最终却比贪官还过分

文章的开头,我们来做这样一种设想:假如有这样一位官员,他洁身自好以身作则,淡泊名利且奉公守法,对贪腐、结党营私等行为恨之入骨,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无论身处怎样的位置上,即便是一手提拔他的上司作奸犯科,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揭穿。这样的官员把自己同国家紧紧地绑在一起,心中只有原则而无私欲。领导器重他,国家需要他来充当脸面。任凭政治对手们轰击,他仍屹立不倒。这样一位官员,他的仕途会达到怎样的高度呢?

纵观历史,在很多时候,当制度被建立起来后,往往并非人在决定制度的好坏,而是制度在改变人。咱们今天就来讲一个这样的例子。

故事开始于1946年的苏联。战争结束后,苏联高层急需一批“新面孔”来支撑国家未来的发展,时年仅18岁的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Эдуард Амвросьевич Шеварднадзе)因此得以受到提拔并步入政坛。难能可贵的是,虽然谢瓦尔德纳泽成名很早,但他却以某有才智和沉稳老练而著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每天要持续工作超过15个小时,在岗位上几乎做到事必躬亲。1961年,谢瓦尔德纳泽被任命为苏联政治重镇格鲁吉亚姆茨赫塔区一把手,对于这个33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意味着光明且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

十分尴尬的是,在苏联这样一个年轻且处处充满矛盾的国家里,谢瓦尔德纳泽的理想有些太过成熟了。对下属,他的容错率极低,下属们稍稍犯一点错便会招致严厉地批评。甚至毫不夸张地讲,有时他可能会随随便便就上纲上线,搞得大伙儿胆战心惊,日子过得很不舒坦。而对同僚,谢瓦尔德纳泽也完全看不惯对方违背原则和道德的做法,总之没过多久,大伙儿表面上尊重他,背地里恐怕都有另一番评价。

总而言之,谢瓦尔德纳泽的初衷无可置疑,但给别人的感觉却很怪。1965年,谢瓦尔德纳泽晋升为格鲁吉亚内务部一把手,这段时期,他以极其严苛的标准打击弄权行为,从格鲁吉亚首脑到下层官员,谢瓦尔德纳泽挨个排查,慑于苏联内务系统的权威,没有人敢提出质疑。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现有有超过100名大小官员被他亲手送入监狱。

在这个过程中,谢瓦尔德纳泽给自己惹上了一个十分不好的“设定”——“克上司”。在担任格鲁吉亚第比利斯任区一把手时,他就弹劾市里的几名大领导结党营私、,即便对方对其有一定的知遇之恩。而刚被调到格鲁吉亚内务部不久,他又对自己新任顶头上司开炮。

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期,谢瓦尔德纳泽俨然成了苏联政坛上的一颗明星,此时他的存在像是一滴落入水里的油,大家都下意识地同他划分界限,敬而言之。然而有趣的是,苏联高层正需要这样特点鲜明、原则明确且对国家忠诚的角色来充当“脸面”,因此,谢瓦尔德纳泽的仕途非但没有因同僚的排挤和孤立而受影响,相反,他晋升得更快了。

1985年4月,戈尔巴乔夫被扶正。这位“年轻”的苏联最高领导人急需搭建自己的班底,同样年轻且实干的谢瓦尔德纳泽当即被委以重任——后者获得了外交部长的职位,要知道,历任苏联外交部长都是领袖的铁杆心腹。重用谢氏的同时,戈尔巴乔夫也是在表明自己的决心,不过,此时谁也说不清谢瓦尔德纳泽究竟是为了反腐还是“为反腐而反腐”了。

原来,1972年,格鲁吉亚一把手因贪腐问题而被迫辞职,在这个过程中,谢瓦尔德纳泽充当了重要角色;他顺理成章地接过权位,做法却更加极端。这段时期有人传言:谢瓦尔德纳泽借反贪之名大肆打击异己,因为囚犯中有一部分人根本没犯啥错,例如著名的人权主义领袖兹维亚德·加姆萨胡尔季阿——此君后来成为格鲁吉亚第一任民选总统。

谢瓦尔德纳泽变成了一个“双面人”:在生活方面,他节俭朴素,出门跟百姓一起乘坐公交,就餐时饭菜清淡简单,从不铺张浪费。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节俭看起来十分自然,绝非那种苦行僧式的作秀,而是发自于品德,这令人肃然起敬。而另一方面,谢瓦尔德纳泽已变得极难相处,他手段凌厉且不讲情面,肆意抓捕不同政见者以至刚愎自用,有人表面笑脸相迎恭恭敬敬,背地里却骂他“独裁者”。

这并非人们的气话或是妄猜,谢瓦尔德纳泽确实悄无声息地“变质”了:从70年代中期开始,他便开始有意识地模糊自己的立场。他就像是“反贪加强版”的苏斯洛夫——除了打击作奸犯科这点立场坚定之外,其他方面都被他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意思的是,到了苏联解体那会儿,这位曾经坚定的爱国者突然高调支持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鼓励东欧国家另起炉灶,他甚至发表了一些令人费解的言论,例如提出任由那些“重灾区”的人们闹,大不了就让他们独立。

实际上,虽说当时的苏联摇摇欲坠,但这样的观点在当时仍是“少数派”。谢瓦尔德纳泽如此胡说八道,社会各界将其批为“叛国者”;前者寸步不让,作为回应,他竟然在重要的会议上夸张地高呼“独裁者又回来了”。

谢瓦尔德纳泽的180°转变看起来有些奇怪,但看他后来的所作所为,这便也不难理解了。长期的大权在握和随心所欲其实已经令其迷失了自我,曾经那个勤恳忠诚、崇高纯洁的理想者早就死了,如今的他已被同化,眼中只剩权力和利益。

1995年11月,格鲁吉亚正式确立总统制,声望极高的谢瓦尔德纳泽以70%的支持率当选;5年后顺利连任。一切看似顺理成章,却有人质疑谢氏操纵了大选。同时,格鲁吉亚百姓发现,谢瓦尔德纳泽的亲信早已牢牢控制了整个国家,所有的要害部门一把手全是他的心腹。这些犬马日夜不停地为他们的主子谋取利益,谢氏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暗中为罪犯们充当保护伞。万般讽刺的是,这位总统手握整个国家,滋养贪腐,却仍大搞廉政人设——常常卖弄自己的“洁身自好”,一切从简。

1980年,风头正盛的谢瓦尔德纳泽在完成又一轮力度巨大的反腐行动后曾说:“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依靠许多不留情的、不良的现象,如贪污、贿赂、滥用公共财产、私有主义倾向、偷盗和其他违反道德的行为。”10年后,因为同戈尔巴乔夫政见相左,他辞职时悲呼:“改革者走了或是躲起来了,独裁来了。”在苏联内部闹得轰烈时,谢瓦尔德纳泽劝说:“我们现在应该认识到使用刺刀、坦克和血无法获得社会主义、友好、邻友关系和互相之间的尊重。”然而联盟刚刚解散,他便迅速撕掉遮掩,用最严酷的手段控制一切,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头所说:或许并非由人来决定制度的好坏,而是制度在改变人。或许直到苏联解体之前,谢瓦尔德纳泽心中仍对正义和高尚而存满幻想,他曾深爱着这个国家,为它付出了一切。然而,一切美好的幻想都随着苏联这座伟大丰碑的倒塌而崩溃,纵使谢瓦尔德纳泽们拼尽全力也难以改变分毫,这样的结果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令他们感到战栗。从那一刻开始,他便彻底沦陷了。

当年从第比利斯走出并来到莫斯科后,谢瓦尔德纳泽便再也没能离开这儿——他早已同克里姆林宫的权贵们融为一体。格鲁吉亚独立后,谢瓦尔德纳泽自恃对国家有功,然而人民却不这么认为。2003年底,在民声鼎沸之际,他曾要求实施紧急状态,军方却拒绝配合,众叛亲离的他被迫辞职。随后,格鲁吉亚万人空巷,人民走上街头欢呼庆祝,史称“玫瑰革命”。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