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我们挚爱的七大科幻反派–中国数字科技馆

这个星期五,电影评论家和观众们的注意力将投向《木星上行》,该片启用了埃迪·雷德梅恩作为邪恶的外星杀人狂魔……但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我们挚爱的科幻反派们吧。

作为《万物理论》中的斯蒂芬·霍金,奥斯卡提名者埃迪·雷德梅恩探索着科学的奥秘;作为《木星上行》中的巴勒姆·奥巴瑟,雷德梅恩则体现着科学的奥秘——这位外星皇族决意为了一位年轻人的血清而血洗地球,只要他能战胜卑微的朱庇特·琼斯(米拉·库尼斯饰),她具有异世基因,以及赏金猎人凯恩作为帮手(查宁·塔图姆饰)。

《木星上行》给了雷德梅恩一个跻身一线的机会,让他可以与那些在科幻电影中扮演坏家伙(和坏女孩)而赢得巨大声誉的演员们为伍。电影由执导《黑客帝国》三部曲的沃卓斯基姐弟撰写剧本、导演并出品,这样看来雷德梅恩已胜人一筹了: 史密斯特工(雨果·维文饰),对尼奥(基努·里维斯饰)及其同伴发动攻击的反叛电脑系统都由这对姐弟创造。雷德梅恩最终能够加入反派的殿堂吗?不妨让我们先来看一看这些让人爱恨交加的科幻大反派吧。

1971年对于电影院来说是最为狂野的一年。激起腥风血雨的人有:《肮脏的哈里》中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稻草狗》中的达斯汀•霍夫曼,以及奥斯卡最佳影片《法国贩毒网》中的吉恩·哈克曼。最邪恶的转折来自于马尔科姆•麦克道尔,作为《发条橙》中罪犯团伙的首领,影片由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改编自安东尼·伯吉斯的反乌托邦小说。致力于“超暴力”,阿利斯以及他的团伙通过一系列以和谋杀告终的犯罪活动恐吓着整个英国。在被当局捉住后,阿利斯接受了残酷的厌恶疗法。影片提出了有关反社会行为、正义、惩罚以及自由意志的深刻问题。库布里克把阿利斯称为“恶的人格化身”,麦克道尔以可怕、精湛的演技展现出了这一特质。

雷德利·斯科特的《银翼杀手》(1982)将背景设定于2019年11月雨后反光、黑风格的洛杉矶大街。在那里,被污染的天空中充满了乘坐气垫船的乘客,人造人生活在人类之中。说起来,我们离它只差四年了。但我们总是对鲁特格尔·哈尔所扮演的罗伊心怀敬意,他是批量制造出来的“复制品”人造人们的首领,他们为了延长生命而逃回地球,但这也意味着缩短反对者的生命。追杀他们的是“银翼杀手”哈里森·福特,在影片出乎意料的哀伤氛围中,他从他的猎物身上学到了人性。“所有这些时刻终将在时光中消逝,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罗伊·贝蒂,这个被解救的怪物如是说。这是哈尔即兴创作的一句台词。

在《太空种子》(星际迷航中的一集)的十五年后,里卡多·蒙特尔班扮演的经由基因强化的超级反派被传送到影院银屏之上,《星际迷航2:可汗之怒》(1982)。发誓向柯克船长(威廉·夏特纳饰)复仇,因其放逐了他的人民并随后导致他的妻子死亡,可汗 (被这位《神秘岛》明星扮演得栩栩如生)大胆地去到星际迷航中没有反派去过的地方,并造成了史波克之死。伦纳德·尼莫伊在之后当然回归到了电影系列之中——并且,这在2013复刻版《星际迷航:暗黑无界》放出之前还是个被严格保护的秘密,可汗同样回归了。他由雷德梅恩的奥斯卡竞争对手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扮演。

以与英格玛·伯格曼的合作出名,马克斯·冯·叙多,这名两次奥斯卡提名获得者从无尽的瑞典式不安中抽身,出现在了好莱坞电影里。他在《万王之王》(1965)中扮演耶稣,领衔了《驱魔人》(1973),并在一部讲述飞侠哥顿在蒙克星球上的太空冒险的1980年电影中扮演他的劲敌。享受着扮演反派的机会,冯·叙多作为残暴的明王下令摧毁地球,并试图国内异议。在电影诸多充满邪典风格的镜头中,其中有一幕明王用佩剑亲手杀死了一位有异心的王子,而这把佩剑上滴落着蓝色的血液。

穿着他在《豪勇七蛟龙》里的牛仔装,奥斯卡获得者尤·伯连纳在《西部世界》(1973)里为失控的机器人设定了相当高的标准。HBO近来也在重新拍摄这个主题。但阿诺•施瓦辛格,早期总在饰演标准的英雄形象,在詹姆斯·卡梅隆的1984年经典中打破了固定模式,具化了未来的可怖景象。这位导演兼编剧决定让他出演人-机反派而不是人类的革命首领。这是一个极好的决定,而卡梅隆随后甚至做得更好,他在1991年的续集中把终结者塑造成了正面形象,与能够变形的敌人斗争。在2003年的第三部拍摄后,这位健美明星摇身而变为了加利福利亚的州长,并持续到2011年。67岁,他在今夏的《终结者:创世纪》中回归到了他标志性的角色。

英国健美运动员兼演员大卫·鲍罗斯在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三部曲(1977-1983)中好好利用了一发自己的好体型;塞巴斯蒂安·肖在《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1983)关键的一幕中露脸;两位演员,杰克·洛伊德和海登·克里斯滕森则在前传(1999-2005)中饰演了绝地武士阿纳金·天行者。无论如何,震慑住广大观众并使黑武士成为经典反派形象的,是詹姆斯·厄尔·琼斯那独特的声音,从那套禁忌的盔甲中发出回响。琼斯认为这“只是特效”,起先并不愿意为这一位列电影传说的配音居功(“不,我是你爸爸”)。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就把自己称为“(布什)管理层的黑武士”,该角色之深入人心可见一斑。

弗里茨·朗的《大都会》是科幻电影的奠基品,它的核心是“机器人玛利娅”。玛利娅是影片女主角的机器人翻版,她煽动起了地下城的工人暴乱。无数世代之后,观众们为斯嘉丽·约翰逊目眩神迷,她是《复仇者联盟》中的黑寡妇,也是悚然的《皮囊之下》(2014)中的外星女人。没有人物名字,这位女演员安静地在苏格兰四处寻觅,作为一种让人神经紧张的生命形式。她收割男人的骨肉作为营养来源,把他们的皮囊丢在身后。她的表演的确会使一股寒意深入你的皮囊之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静音》是一部 Netflix 电影。尽管 Netflix 过去一年在原创电影上的表现并不如预期,但是《静音》仍让人颇为期待

最近,美国最大的经济研究机构——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全美超过一半的诺奖经济学得主都曾是该机构的成员)发布了一份报告,全面分析了 1990 到 2007 年的劳动力市场情况。\n

我们都知道,到处都在重启;我们也知道,如果有钱,啥都能重启。所以,会不会被重启算不上是个问题,只能问什么时候会被重启。自然而然地,世界各地的各种重启现象衍生出了一个有趣的猜猜游戏:哪一部老作品会是下一个接受这种待遇的?\n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