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这顶级女演员突然退圈太飒了!

包括,法国著名演员热拉尔·德帕迪约、波兰顶级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法国电影局局长多米尼克·布托纳。

而这次退圈,更是像她过去一直在做的那样,向法国电影圈一直「纵容性骚扰者」的现象发起控诉。

一部《燃烧女子的肖像》,让不少中国观众认识了这个身材高挑、美丽且不失硬气的法国女演员。

作为一部LGBT题材的电影,哈内尔在《燃烧女子的肖像》中的表现足以让很多人尖叫。

《燃烧女子的肖像》中那股不断燃烧的精神气质,既属于角色本身,也合乎演员现实中的个性。

回看她的从影经历就会发现,她始终将自己现实中的理念融入进作品和角色之中。

早在2002年的处女作《恶魔的孩子》里,13岁的她就独挑大梁,出演了一个历经残酷的少女。

凭借这样一个「反常」的角色,哈内尔赢得了第40届法国凯撒奖最佳女主角的桂冠。

2017年,一部以救助艾滋病运动为题材的《每分钟120击》斩获诸多国际大奖。

电影拍摄期间,13岁的哈内尔曾遭到年近40岁的导演克里斯多夫·卢基亚的性侵。

在拍摄期间,我只有12岁,被迫和卢基亚保持过于亲密的关系。每周六到他家,两人单独在一起,他会靠近、亲吻并抚摸我。我对他的感情,从感恩崇拜逐渐变成恐惧怨恨,我感到羞耻和肮脏,一度试图逃离生活。

在拍摄期间,我只有12岁,被迫和卢基亚保持过于亲密的关系。每周六到他家,两人单独在一起,他会靠近、亲吻并抚摸我。我对他的感情,从感恩崇拜逐渐变成恐惧怨恨,我感到羞耻和肮脏,一度试图逃离生活。

之所以隔了十多年才说出这段过往,是因为这段经历对哈内尔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在拍完《恶魔的孩子》后,作为影坛新人的哈内尔一夜爆红,被视作法国影坛的明日之星。

自那之后,哈内尔频频用作品惊艳观众,更用现实中的一系列举动一次次赢得大家的欢呼和掌声。

事情起因,是凯撒奖将「最佳导演奖」颁给了拍摄《我控诉》的罗曼·波兰斯基。

到了2019年,又有一位法国女演员爆料波兰斯基于1975年在瑞士了她。

在2022年接受采访时她就表示,自己将有限度地参与电影事业,但仍将继续戏剧演出。

除了我的身体和我的正直,我没有其他武器。你们有钱,你们可以沉浸钱权之中,但你们没办法让我成为你们的旁观者。我把你们从我的世界中取消。我离开,我罢工,我加入我的同志们,ta们比起追求金钱和权力,更追求意义和尊严。

除了我的身体和我的正直,我没有其他武器。你们有钱,你们可以沉浸钱权之中,但你们没办法让我成为你们的旁观者。我把你们从我的世界中取消。我离开,我罢工,我加入我的同志们,ta们比起追求金钱和权力,更追求意义和尊严。

像被控诉性侵的波兰斯基还能赢得凯撒奖的青睐,某种意义上也反映出了法国电影界根深蒂固的矛盾环境——

对于影片入围的争议,时任评委会主席的阿根廷女导演卢奎西亚·马特尔,如此解释:

案件一波三折,吕克·贝松始终否认指控,只承认自己出轨,并称二人是「自愿的性关系」。

不少好莱坞演员都声明永远不和他合作,其中就包括了迈克尔·凯恩、科林·费尔斯、蒂莫西·柴勒梅德等知名演员。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法国一直没有明确规定法定性同意年龄,也缺乏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

1977年,甚至有人公开主张,希望将成年人与未成年人自愿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无罪化。

希望此举能刺痛法国电影界的神经,使其重新审视一直以来对待失德艺术家的暧昧态度。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