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226岁纽交所迎来首位女CEO 那个无畏的女人打破了纽交所最后一块玻璃天花板

世界需要更多像Stacey Cunningham这样的楷模激励女性勇敢追梦,也让我们整个社会反省陈旧的社会观念。

就在今天,有着226年历史的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即将迎来首位女CEO,现年43岁的Stacey Cunningham。

在美国金融业的不同部门中,女性占高管总人数的百分比从12%到30%不等,能做到CEO的情况更是稀有。

因此,Cunningham能够破除偏见,成为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证券交易所的掌舵人,令人鼓舞。

在成长过程中,我们不一定需要一条路走到底,有时候,你需要跳出熟悉的领域或环境,去积累不一样的经验。

30岁时,她遇到工作瓶颈时,曾果断离开纽交所,去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好厨师。

其实,我当时是想找一份餐厅侍应生的工作。结果由于没有经验,对方居然拒绝了我。

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这里就是看不见硝烟,暗潮汹涌的战场,交易员们挥舞着文件,大吼着股票价格,与客户在电话中拉锯。

父亲的关系能够让她来这里获得实习的机会。但要学到东西,并作为未来回到纽交所求职的资本,她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前纽交所首席运营官Richard Grasso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当时对Cunningham印象深刻,“她从最基本的一点一滴学起,却进展神速。”

对于一个人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具体的知识,而是具有好的学习方法,与快速学习的能力,而学习方法和学习技能的培养,却是相通的,而人在不同领域的学习、积累,也都不是白费的。

在日后接受母校校刊访问时,她表示工程学的基础训练让她学会了如何快速分析复杂的问题。

这一点对很多年轻的学生具有启发性,即便你在大三才决心未来要转行,本科专业学习也并非毫无用处。

金融行业一直没有张开怀抱拥抱像Cunningham这样充满热忱的女孩子。

1967年,纽交所才迎来第一位女易员,她的名字叫Muriel Siebert。

当她在纽交所交易厅拥有一张自己的桌子的时候,纽交所甚至没有女厕所,要把一个室内电话亭改造成一个简陋的女厕。

在Cunningham参加实习的那年,整个交易所的女性从业员只有十几人左右,女厕所还是只有一个,就是当年那个由电话亭改造的女厕所!

可想而知,当Cunningham毕业后要正式进入纽交所,她要克服的障碍有多么大。

然而,毕业后,她不但真的回到这里成为一名交易员,还一步步成长为专门服务像美国银行这样的大客户的专家经纪人(specialist)。

良好的心态很重要。根据学者Peggy McIntosh研究,一个女性被称赞的时候,往往容易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外界的原因,比如运气,而不是自己的能力。Cunningham就没有这个心理暗示。

跳出自己熟悉的学科,来到金融行业,这是Cunningham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跳跃”,她凭借出色的学习能力,突破了社会观念的障碍,找到了全新的激情、归属感以及自我肯定。

2005年的时候,Stacey Cunningham已经在纽交所工作了接近9年,然而她此刻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工科出身的Cunningham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她热爱的交易大厅,其运作的方式已经很陈旧了,因为所有交易还在依靠着人力。

当时,纳斯达克、伦敦证券交易所甚至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都积极拥抱新的科技,而世界交易量第一的纽交所却对此熟视无睹。

因此,经过一年的深思熟虑,Cunningham决定暂时离开自己热爱的纽交所,开始了一段可以被看作是“心灵修行”的break。

Cunningham显然在这里精进了自己的厨艺——不然日后她不会接受访问大方展示。

8个月的培训包括了6个礼拜的实际操作,她来到了一家名叫Ouest的餐厅,作为一名普通的厨师,在主厨手下学习。

▲2017年,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Stacey Cunningham还秀了一把厨艺。

你和你的同事在高强度的压力下沟通的方式,那种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下班后却能把酒言欢的方式。

还有你处理错误的方式。你承认错误,你解决错误,然后忘记它。你完全没有时间在上面花费太多时间,其他任何方式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本来是为了暂时逃离股票交易的环境,然而在厨房,她意外重新燃起对于金融业的热爱。

她始终属于那个令人着迷的交易大厅。因此,她回到了金融行业,但这次是来到纽交所的“死对头”纳斯达克。

她从实习到工作,在纽交所度过了11年,纳斯达克的工作方式是如何的呢?它如何利用科技促进交易?为何纳斯达克更能吸引创新公司,比如微软、苹果呢?

后来,她总结了自己职业历程中三项重要素质,而其中之一——销售与客户关系维护能力,就是在这里习得。

此时的纽交所比起她七年前离开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更能接纳她的主张,积极拥抱科技和算法的潮流。

3年后,她终于进入领导层,担任纽交所的首席运营官,开始带领一场内部技术改革,将五个不同交易场所的资料整合到一个系统里。

如果没有2005年那次“出离”——跳出原有的职业环境和空间,去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公司“修炼修行”,她可能没办法重新找回职业激情,也没有办法开阔自己的视野和思维,对老工作焕发新热情。

那次离开纽交所,她刚好31岁,不是很多人愿意在31岁离开自己熟悉的工作模式,主动寻求改变,而她有这个魄力。

从Stacey Cunningham进入纽交所和离职“修行”这两段经历我们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断跳出熟悉领域、挑战自己的人。

无论是不同的专业,还是不一样的环境,她总能时刻汲取能量,持续积累,力图挖掘自己的潜能。

2017年1月,Adena Friedman被任命为纳斯达克历史上第一位女CEO。至此,美国两大证券交易所,纽交所和纳斯达克,都将由女性领导。

由于这项任命在#MeToo运动之后,有好事者质疑:“这是不是一个政治正确的任命?”他们完全无视了Cunningham本身的职业能力和素养,无视了她是从二号人物接任,完全顺理成章。

因此,看着Cunningham从一名实习生成长为领路人的前任纽交所首席执行官Robert Grasso站出来力挺她:“这个任命不光是她个人的胜利,更是纽交所的胜利!”

Cunningham未来的任务并不轻松,她需要吸引更多独角兽企业选择来到纽交所上市的方式募集资金,要应对加密货币的发展,要应对纳斯达克的竞争等等。

但也许至少有一件事,她可以马上替纽交所所有女性同事做:将那个离交易大厅又远又小的女卫生间进行翻修,并搬迁到方便她们的位置。

▲在接受CNBC访问的时候,女主持人(右二)问起纽交所女洗手间何时能翻修、何时能搬到离工作环境更近的地方,Stacey Cunningham(左一)答应进行整改。

1967年,因为Muriel Siebert的加入,纽交所不得不建起第一座女卫生间。2016年,为了纪念这位“金融业第一位女性”(First Women in Finance),纽交所将其中一个大厅改名为Siebert大厅。

过了这么久,这座傲慢的殿堂终于承认女性的贡献。而今天,那个被Siebert鼓舞着一路前进的女孩,终于敲碎了最后一块玻璃天花板,随着那“咔擦”一声,一个新的世界,似正到来。

看到半个世纪以来的巨大改变,我们颇受鼓舞,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女权之路”仍道阻且艰。女CEO在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比例在缩减。

世界需要更多像Stacey Cunningham这样的楷模激励女性勇敢追梦,也让我们整个社会反省陈旧的社会观念。

不光是表率,还有实际的措施。Cunningham提出让纽交所的决策过程变得更多元化,暗示将提拔包括女性在内的更多背景的人进入决策程序。

她还提出华尔街需要重塑自己的公众形象,让更多女孩子不再负面看待华尔街,让她们也可以像自己当年一样能够爱上纽交所一楼的交易大厅。

距离华尔街三个街区以外的Bowling Green公园,竖立着一座名叫“无畏的女孩”(Fearless Girl)的铜像。这座2017年3月由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er树立的铜像将在年底被搬到华尔街,与著名的华尔街象征——“金牛”雕像相对而视。

▲“无畏的女孩”,由Kristan Visbal设计,由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er树立,用来宣传他们一项为更愿意提高女性人员比例的公司募集资金的一项计划。

未来,我们将在华尔街看到一个叉着腰身,骄傲而又坚毅的小女孩铜像。这个小女孩并不惧怕金牛所象征的男性权力。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