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爱德华多·克林格·佩维达:从人权到没有人权的人

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下称《宣言》)获准通过,这是所有人民和国家都应为之奋斗的共同理想。《宣言》的30项条款详细阐述了人人都应享有的基本公民、文化、经济、政治和社会权利,并用于衡量国家对其公民的行为。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将这些权利写成国际条约,并起草了人权两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两项公约划分了权利类型。《世界人权宣言》和人权两公约共同构成国际人权法案。

《宣言》、《联合国》或任何其他文件都未表示某组权利优先于其他权利,所有这些权利具有同等价值,必须得到充分尊重和考虑。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列明于一组条款中,经济和社会权利则列明于另一组条款中。当然,虽然当前国际秩序中的主导大国优先关注公民和政治问题,甚至忽视本国相当一部分人口的经济和社会权利遭受侵犯,这两组条款规定的权利在任何地方都受到侵犯。富国,特别是七国集团成员国,假装是凌驾于国际法之上的全球裁判,忽视《宣言》的序言指出鉴于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所有人,所有权利,都是平等的,应该得到同等的重视,被赋予同等价值。但事实并非如此。大多数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获得的关注更多,国家甚至以武力威胁他国,据称是为了保障这些权利。关于经济和社会权利,人们对此议论纷纷,也制定了许多法律,但极少付诸实际行动,尽管经济和社会问题威胁着数亿人的生命。

为了全球安全与发展,也为了促进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和平,中国代表70个国家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加强保护这些国家的提案,希望保障所有权利得到充分尊重,并且由于数亿人生活困苦,中国也寻求委员会优先关注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

中国以身作则,要求全世界数亿人都能享有人权。当然,富国大量投资于杀人武器,却不解决本国重要领域的重大社会问题,这令人难以接受,也令人费解。值得一提的是,正是这些国家为了地缘政治利益,专横主观地为自己侵犯他国的行为辩解,忘记了本国公民并不享有其喜欢炫耀的财富。

中国在联合国舞台上重申,许多国家仍然存在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和系统性歧视,这些问题因这些国家拒绝逃离殖民苦难的移民和亟待更新的残酷不公的国际秩序而加剧,消除这些现象迫在眉睫。

是谁对某些国家的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如此敏感,却不支持中国停止俄乌战争的倡议?

国际组织指出,世界上有近9亿饥饿人口,而且这个数字不减反增。要解决饥饿问题,并不需要战争,相反,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战争。即使在富裕的欧盟,100个成年人中也有17个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与此相悖,每年的粮食生产量是世界所需粮食量的两倍,但世界存在饥荒威胁,数千万人可能面临饥饿,其中包括140万儿童。我们受到系统性问题的困扰。

数百万人无法获得教育和健康服务,由于营养不良,人们不可能获得充分教育和学习。1.52亿儿童必须工作。2500万人被迫劳动,他们是21世纪的奴隶。

联合国呼吁筹集45亿美元防止数百万人死亡,但在这样一个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的财富较其余99%还要多的世界,联合国未筹到这笔资金。你们所谓的人权的可持续性和保障是什么?数千亿美元浪费在战争上;人们更愿意杀人,而不是救人。

《宣言》主要在第2、3、4、22、23、24、25、26、27和28条中宣告每个人都有权享有《宣言》规定的基本人权和社会权利。

由于在国际秩序中享有特权的人正在受到怀疑和克服,其所蔑视的社会阶层轻视特权者的所有这些权利,特权者担心将为自己的所为和未来负责,决定在新的国际秩序中建立一个新的世界,声称那些社会阶层将享有曾被剥夺的人权。

《宣言》列明的所有权利都具有普遍性,其重要性和价值相当。然而,精英们将真正全面的社会兼容视为一种生存威胁,危及他们眼中用于统治和操纵的手段,既不利于开展全国性的社会运动,也不利于他们在国际舞台上为自己辩护。

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关注一系列公民和政治权利,扬言要在他们的社会中保障这些权利,尽管在他们的社会中,社会权利和人道主义权利覆盖面不足。

这些捍卫者抨击中国打击的行为,但2014年,在其领土上屠杀了数百名中国平民,捍卫者们还谈论中国的集中营问题,但连他们先进的卫星都无法找到所谓的集中营。在愤世嫉俗的高潮中,那些提出言论的人正是那些建立关塔那摩监狱的人,他们剥夺了在远离其国土之地被捕的数百名的所有法律保护。支持这些捍卫者开展激烈运动的人正是那些允许美国中情局在他们的国家对实施酷刑的人。他们已经承认了,无需再证。

事实上,在当今世界中,在一个衰落的秩序和一个正在诞生并扩大的新秩序的对抗之间,以平民和政治家为重点的促进人权的运动已成为宣传和操纵意识形态的手段。

《宣言》第5至第21项条款提出了一系列真正根本的社会权利和政府义务,其侧重于对他人的要求,无论客观与否,但同时剥夺了社会重要阶层的社会权利和合乎需要的人道主义权利,尽管这些阶层很富有。

《宣言》列明的一系列条款中规定了保护内容和基本权利,世界应该批判性地分析这些条款,以认识到一些玩弄双重标准的人的虚伪面目。

然而,我们知道,这些国家的安全机构如何在指责他国违反这些原则的时候,侵犯自己公民的隐私,甚至在一些国家,如朱利安·阿桑奇和爱德华·斯诺登等敢于采取行动揭露这些侵权行为的人受到了迫害和。

我们都看到了这些国家为了便于操纵国家安全言论侵犯隐私的证据,甚至是侵犯盟国领导人的隐私。

在所有具有完美民主本质的国家中,我们发现事实上的民主被排除在外。大多数人缺乏进入权力机构的资源和/或准备工作。在领导捍卫社会平等的国家中,政府通常是百万富翁或寡头,寡头政治在全球普遍存在。在那些民主国家,政治制度被称为代议制,但当选者一旦就职,就会忘记选民。(一位来自如今被称为全球南方国家的谦卑的出租车司机曾给我上过一堂关于民主的课,极富洞察力:先生,问题在于穷人就像火鸡,圣诞节的时候,他们会想起火鸡,同样,在选举时,他们想起穷人。)

这些是75年前规定的人权,其中许多权利在许多地方遭到侵犯和忽视。现在让我们看看没有人权的人的戏剧性处境。

让我们首先看看我们世界上最无辜的人–儿童–的处境,古巴独立英雄何塞·马蒂称他们为世界的希望,但在一个极其专断不公的世界里,许多儿童永远无法完成他们的使命,不仅因为他们无法获得个人成长所需的基本要素,还因为许多人甚至无法存活。联合国儿童死亡率估算机构间小组(UN-IGME)于2023年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约有500万儿童在五岁生日前死亡,还有190万婴儿死产。机构警告称:如果母亲、新生儿、青少年和儿童能够平等地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服务,许多令人痛心的死亡本可以避免。

联合国数据显示,2021年,每4.4秒就有一名儿童或青少年死亡。我无意使大家痛苦,但在我提交这份文件的10分钟内,全球可能有137名儿童和青少年死亡,特别是在外围国家。死亡的根本原因:饥饿、营养不良、儿童和母亲缺乏医疗保险。

糟糕至极。在一个高度科技化的世界里,数千亿美元被用于战争,每天有24000人死于饥饿,其中18000人是1至4岁的儿童。世界上80%死于饥饿的人是年幼的儿童,由于富国对国际秩序熟视无睹,这些儿童无法在自己的国家享受应有的权利。联合国数据显示,2020年有7.2亿至8.11亿面临饥饿。

儿童因无法享受人权而受到双重惩罚,首先,如果他们没有在幼年死亡,他们之后也无法获取身心发展的必需品,将在机会完全有限的情况下步入成年。超过2亿儿童受到营养不良的影响。

约10亿人每天生活费低于1.25欧元,勉强生存,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适宜的住房条件以及医疗保健和其他服务。他们被无情地排除在《宣言》第25条的保护范围之外。

据估计,有6.67亿至6.85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较疫情前增加8900万人。中国能够使1亿多人摆脱极端贫困,并在2020年疫情期间宣布摆脱极端贫困;为什么别的国家做不到?为什么那些肮脏的富国关注地缘政治竞争影响,而不是采取意义深远的人道主义方法,为消除全球南方国家的贫困做贡献?

全球多维贫困指数(IPM Global)报告中涵盖的数据虽然不完整而且令人痛心,但非常有用,该指数衡量贫困,重点关注穷人作在食物、教育、住房、健康和其他方面遭受的多重不足。对不同区域和国家的贫穷情况进行了深入分析:

•多数(83%)多层面穷人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近5.79亿)和南亚(3.85亿)。

•在印度,尽管疫情之前该国的脱贫事业取得了显著进展,目前仍有2.29亿穷人。尼日利亚贫困人口数达9700万,位居世界第二。

简单的统计数据并没有暴露出大部分人所面临的残酷现实,他们对《宣言》第25条赋予他们的权利一无所知。世界银行数据显示,111个国家约有12亿人生活在多维贫困中,每天生活费低于1.90美元。全球50%的穷人,即6亿人,甚至没有电和清洁烹饪燃料。

当倡导宗派主义的人权捍卫者发声时,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WHO)谴责说,地球上受到如此攻击的80亿居民中,至少有50%被剥夺了基本的医疗服务,因此,每年都有许多家庭因无力支付医疗费用陷入贫困;根据这些报告,在疫情之前,有5亿人亲历极端贫困的痛苦加剧,而疫情使情况更糟糕,这令人难以置信。

2021年,中国近1亿人摆脱绝对贫困,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的减贫目标 图自:新华社

WHO公布的事实和数据令人震惊:约20亿人面临灾难性或致贫性医疗支出;医疗保健服务覆盖不平等的现象仍然严峻,疫情进一步扰乱了92%国家的基本服务。由国际组织推动的全民健康覆盖(UHC)远无法实现第25条中承诺保障的人权,这一项条款也因难以实现而出名。(UHC使人们在不遭受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获得医疗卫生服务)。

可悲的是,不幸事件不止于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数据显示,约有8.61亿人,即世界上20%以上的成年人,没有读写能力。了解《宣言》规定的人更少。数据显示,世界上有2.44亿儿童和青少年失学,在三分之一的国家中,只有不到5%的15岁及以上的成年人参加教育。

这揭露的只是我们所生活的所谓发展中世界的部分黯淡景象。他国的人权状况揭示了富裕世界怎样的社会状况?

当报告出于客观性要求,似乎暴露了富裕的欧洲社会仍然面临的贫困和社会排斥问题,欧洲社会总是寻求辩护,惺惺作态地将欧洲的情况与非洲更糟糕的情况进行比较,顺便说一句,他们想忽视非洲的问题,而且忽视了欧洲早期殖民对非洲遭受的严重社会经济危机负有历史责任,尽管它拥有巨大的财富。

欧洲社会大言不惭地谈论其卓越的民主,认为该民主臻于完美,尽管这种民主因具有排他性而极不完美。他们吹嘘自己的巨大发展,好像在成就之下并未隐藏着另一个欧洲;在那个欧洲,社会不平等现象严峻,数百万欧洲人挨饿,还有人无法获得足够食物、饮用水、体面住房、教育和医疗服务。所有这些情况都不会阻止欧洲社会宣称人均收入最高的10个国家中有5个是欧洲国家,也不会让他们感到惭愧。

不可否认,疫情和俄乌冲突对欧洲经济造成冲击,但这并不是造成欧洲大陆4.47亿居民中饥饿人口增加的唯一原因。实质上,关键在于欧洲社会蔑视假定的政策,这些政策将全体人口纳入第25条所载的权利保护范围,并使全体人口受益于部分人享有的财富。

种族主义和歧视已经在欧洲大陆蔓延,社会群体神圣的人权得不到保护,但这些权利并不在那些专注于利用人权攻击他国的人的优先考虑范围内。他们现在的首选攻击对象是中国。这也是他们用来对付任何他们认为不服从他们并威胁到他们统治利益的国家的一种策略。

在欧洲,儿童贫困或社会排斥的风险增加,风险最高的是:西班牙(33%),意大利(29.7%),德国(23.5%)。而整个欧盟贫困风险或社会排斥率达24.2%。

欧盟统计局(EUROSTAT)2023年3月发布的《拯救儿童》(Save the Children)报告警告称,欧洲约三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官方认定的贫困家庭中,并承认这意味着缺乏资源对儿童的身体、精神和社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并持续影响他们的成年生活。整个欧洲大陆约有2000万未成年儿童生活在贫困中。

该报告还指出,强大而富裕的欧洲就算没投入数千亿,也投入了数百亿欧元用于战争和生产武器。2021年,欧洲约有1960万儿童面临贫困风险,欧洲社会辩称,儿童贫困问题最大的根源是通货膨胀。他们继续为自己辩护,坚称极端的生态环境恶化是儿童福利减损的一大原因。该报告坦诚受影响最大的是在社会经济方面处于弱势的儿童,如移民或难民、身体或精神残疾的儿童、少数族裔儿童或单亲家庭的儿童。

气候变化确实造成严重社会影响,但欧洲社会绝口不提为什么这些边缘群体遭受的后果最严重。这是合乎逻辑的,不然他们就得解释这些边缘群体在社会的处境如何以及为什么富裕社会有边缘群体,这些社会一方面产生社会排斥问题,另一方面又投资武器和战争,而不是将边缘群体纳入《宣言》第25条所载权利的保护范围内。欧洲社会不会认错,因为这将违背精英主义和排外社会制度的原则。为什么不发动一场对抗贫困和社会排斥的战争呢?

欧盟统计局还谴责欧洲大陆的贫困和社会排斥现象的加剧令人震惊,1.16亿欧洲人(占欧洲大陆人口的25%)受到贫困威胁,还面临严重的社会排斥风险。约8100万人已经生活在贫困中,另有3500万人可能陷入贫困。在前述1.16亿人中,约有4200万人面临极其严重的贫困情况,甚至无法支付暖气费等基本支出。

穷人的增加不仅是欧洲大陆最贫穷的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也是最强大和最富有的欧洲国家的问题。在法国,面临贫困风险的人口占13.1%;德国15.1%,西班牙19.6%,意大利18.7%,英国18.8%。

欧洲领导人经常将欧洲与非洲进行比较来安慰自己,欧洲的情况显然优于非洲;我们也注意到,就贫困水平和社会排斥现象而言,美国的情况也半斤八两,这让欧洲领导人更心安理得。

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这也是其以自我为中心和所谓特殊性的根基。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有4000万人(占总人口的12%)生活在贫困中。而国际儿童机构指出,美国六分之一的儿童处于贫困中,约为1190万人,而九分之一的成年人也处于贫困中。美国是唯一没有签署《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

事实上,人权观察(HRW)组织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谴责美国儿童福利制度对黑人和原住民家庭以及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们造成了极大影响,有大量儿童被不公正地带离父母,这两个机构都要求将此视为需要立即关注和采取行动的美国国家危机。《宣言》第 26 条发挥作用了吗?

备受争议的HRW承认,除了移民身份,种族和族裔是决定谁会受到如驱逐、拘留、遣返和极端的反庇护政策等最严厉移民政策的因素。《宣言》关于庇护权的第13条和第14条发挥作用吗?HRW-ACLU还谴责当局夸大犯罪,以支持主要基于法律和刑罚而不是解决潜在需求的政策,如改善获得住房、健康、精神健康志愿服务和教育的需求。在对美国制度罕见的批评中,HRW-ACLU指出受虐者很难在司法体系中获得救助,包括最高法院做出了越来越多损害权利保护的判决……。《宣言》第7至11条规定了什么?

2021年,美国经济不平等现象加剧,贫困问题进一步恶化。HRW-ACLU又谴责道,到2022年初,美国的财富集中度达到了40年来的最高水平,最富有的1%的家庭占据全国约三分之一的私人财富总和。HRW-ACLU的报告强调黑人、拉丁裔和美国原住民家庭的贫困率是非拉丁裔白人家庭的两倍,文件指出,在收入、财富、债务和就业方面,不同种族和民族仍存在差异。

美国政府未能延长2021年12月到期的儿童税收抵免政策,导致370万儿童陷入贫困。美国审判项目组织(The Sentencing Project)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超过24万名被拘留的未成年人被记录在案,其中黑人、拉丁裔和亚裔/太平洋岛民未成年人占比极高。

在这个宣称是民主制度的拥护者和榜样的国家,投票权和投票透明度受到严重攻击。投票权和投票透明度严重影响着黑人、拉丁美洲人和原住民。在美国这个拥有完美民主制度的国家,《宣言》第21条规定的平等投票权遭到了侵犯。

2022年2月,HRW-ACLU发布了题为《如果我不穷,我就不会不适合做父母:美国儿童福利制度中的家庭分离危机》的报告,报告记录了贫困状况如何被误解为忽视,比如一个家庭难以支付租金,却被解释为疏忽和缺乏做父母的能力,成为将孩子带离父母的理由。HRW-ACLU的报告揭露了在参与儿童福利方面存在显著的种族和社会经济差异。黑人儿童受到调查的可能性几乎是白人儿童的两倍,与家人分离的可能性也更大。

2023年2月,美国广播电台(VOA)谴责道,美国有3400万人面临粮食不安全问题,其中900万是儿童。彭博中心警告称,自疫情开始以来,美国的饥饿问题已经恶化。2021年,约有5300万美国人参加食物银行援助项目,相比之下,疫情之前只有4000万人参加。现在,随着疫情逐渐平息,饥饿人数却再次上升。

美国科技领先、获诺贝尔奖最多,但国内有4300万半文盲,他们在阅读和写作方面有严重的困难,这令人难以置信,但这是事实。美国教育部数据显示,在16-74岁的美国成年人中,有54%的人(约1.3亿人)阅读能力低于六年级水平。这些信息是在芭芭拉·布什家庭文化教育基金会和盖洛普机构开展的一项研究中收集的,他们的研究认为这是一场被严重忽视的社会危机,由于资金不足,美国没有设立解决该危机的项目。

为了地缘政治问题而推动针对他国的毫无根据的宗派主义运动,却不审视本国及国内亟待纠正的侵犯社会权利和人道主义权利的问题,这是基于什么道义?

这些国家助长了一场本可以避免的战争,各方本可以有尊严地停战。中国关于和平的客观建议被忽视了。战争是地缘政治的权宜之计。对这些国家来说,那些在大西洋两岸继续遭受痛苦,努力在贫困中生存的人是附带损害。

那些有数百万人准备参战的国家必须意识到全球很大一部分人面临的贫困问题,从而展开与全球贫困的斗争。他们应该不带虚伪或讽刺地完全接受《宣言》,使其受歧视和虐待的人民受益。

由于中国支持一直被误称为第三世界国家的需求,并与其合作,现在,欧盟和美国出于地缘政治利益以及对中国的担忧,已经发现有必要关注第三世界国家,不是为了团结这些国家,而是试图将它们与中国脱钩。

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非常感谢中国,首先,通过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支持计划,中国为这些国家的发展提供了战略支持;其次,这些国家展现实力,采取行动,促使西方国家记起他们,并承诺提供帮助,西方国家不是出于真正的团结,而是通过动听而虚伪的说辞使他们与中国保持距离。我希望这些西方国家不仅仅是口头承诺,而是切实提供源源不断的帮助。

在前殖民世界,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仍然承受着统治大国的虐待和资源被掠夺的后果,而这些殖民者留给他们的唯一财富是不断增长的巨大债务陷阱。

如今,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从属的外围国家,对于统治者来说,侵犯部分人的基本权利是统治和控制的工具。他们专横地操纵分歧,在其所谓的民主与专制之间建立分歧,并相应地推崇单一的民主模式和排外的价值观准则,这两者都普遍缺乏社会包容性。

《宣言》第 28 条规定人人有权要求一种社会的和国际的秩序,在这种秩序中,本宣言所载的权利和自由能获得充分实现。因此,每个人都有责任为建立世界新秩序而战,这个新秩序不会侵犯任何人的权利,而是为了人人受益,在未来共享福祉。

56岁李若彤直播被网友心疼“看姑姑这么卖力想哭”,本人回应:不要哭,这是我选的工作,本就应该尽全力做好

游客爬华山云梯跌落,景区:已送医治疗,云梯目前已关闭,旁边有步道游客可从步道通行

意媒曝尤文17冠功勋惨遭清洗,被剥夺队长袖标+踢出阵容,达尼洛将任新队长

俄媒爆料:他们冒充成泽连斯基跟基辛格连线,谈及“北溪”爆炸事件,套出话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最近国内有不少关于“地铁”的案件,引发了一定的社会讨论。身处日本的我,也被朋友问起这个“大国”的情况,多少有些哭笑不得。因为涉及到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