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欧洲王室第一霸道总裁:钱权比英国女王还大15岁不顾一切姐弟恋

报姐想了想,欧洲王室能完美契合高、富、帅、宠妻、专一人设的男人可能只有他了——

高:虽然没有公开过具体的身高,但只要一合照就是人群中的制高点。对比的话,汉斯.亚当比官方身高177的查尔斯王子高出一个头。

富:汉斯·亚当二世现在是欧洲最富有的君主,私人拥有近50亿美元的财富,比英国女王实际掌握的财富还要多得多。

帅:汉斯·亚当二世虽然不一定是欧洲最帅的亲王,但的确很有气质,从小到老都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甚至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有味道。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一位75岁的老爷爷了,但回顾他的人生:少年王储,青年发家,还是个追妻狂魔,实在像一部糖分过量的顶配霸总文。

列支敦士登,这个夹在瑞士和奥地利中间的欧洲迷你国,却是欧洲最富裕的君主制国家(没有之一)。作为永久中立国,列支敦士登没有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炮火,但他们的王室却遭到了不小的打击。

那时列支敦士登的亲王还是汉斯·亚当二世的爸爸,由于战后很多家族曾经的领地被占领,财产遭到了严重损失,整个王室都变得非常穷。而列支敦士登本来又是个放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的小国家,除了风景优美,本地什么擅长的产业都没有。

当时的列支敦士登王室非常焦急,由于国家很小,王室的财力与国家的经济状况息息相关,如果穷的揭不开锅,那就很可能直接王朝覆灭变成共和制。

老亲王和老王妃为此隔段时间,就要变卖祖宗留下来的珍贵字画,古董花瓶之类的东西换钱。曾经美国华盛顿国家艺廊就曾从他家花五百万天价买下了达芬奇的名画《Ginevra de Benci》。

老亲王一边想着家里还有什么东西能卖,一边试着加快列支敦士登的工业化程度,铆足了劲就是要把钱赚回来。

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汉斯·亚当二世,从小就被父亲委以复兴家族的重任。少年时就已经被立为王储,青年时成为王室财产的管理人。

但霸总都是要有点个性的,汉斯·亚当二世是个活跃而且叛逆的小孩,他痴迷于艺术、物理和考古,对他父亲给他安排的金融,经济之类的学科实在没兴趣,也不喜欢墨守成规。

然而列支敦士登是个保守的罗马天主教国家,王室小的时候都要去上那种规矩堪比军校的寄宿教会学校,年轻的霸总还因为违反校规搞出了大乱子。

战后天主教的教义也慢慢现代化,但教义课本里还有很多陈规陋习,小霸总就很不爽:我为啥要学这些玩意儿,还得熟读并背诵???

于是在非常保守的学校里当着全班和老师的面,“唰”地站起来,把卷书撕了,然后开窗就把纸片扔出了窗外。

汉斯·亚当后来回忆,班里的人都吓坏了,应该守护教义的王位继承人撕了宗教课本诶,简直就是造反行为!学校气到头昏,事件的严重程度甚至惊动了政府部门。我行我素的小霸总最终被父母拎回家罚抄书本。

“那是一个美丽的夏天,我被锁在三楼,我望着窗外,发现有个排水管”,然后他就直接跳窗从管子爬了出去,开心地玩了一整天。

因为他从头到尾觉得自己没有错,陈旧的教义就是不该学的。几年后,新的课本发下来,当年许多被他认为老朽的教义都被取消。他一直是个思维超前的人,不光在思想方面,当然也在赚钱的方面。

上高中时,父亲问他想学什么。他当然说最喜欢的物理学和考古学,但果然得到了失望的答复。父亲告诉他,咱家付不起你学考古的钱,你还得复兴家族呢,你必须去学经济和法律——因为这是重建家族最需要的两个专业。

虽然小霸总并不开心,但他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家中的财产管理问题。小时候,他知道父母总是在卖画或者变卖土地换钱,作为一个热爱艺术的霸总,他觉得很可惜,而且这样早晚要出大问题。于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复兴家族,再也不用过卖画的生活,霸总去圣加仑学习了法律和经济学。

父亲弗朗茨·约瑟夫二世(Franz Josef II)是个保守的老爷子,他省吃俭用用51年的时间将这个农业小国,变成了富裕的工业国家。但汉斯·亚当知道这还不够,他果断地找准了发展金融业的光明前景,但当时老亲王还在掌权。于是他就跟他爸说:

“你要不现在把银行的权限给我,要不我现在就去给之前实习过的IBM工作,我现在是有孩子的人,我得养家,没时间耗下去。”

除了逼宫自己的爹,这个霸总还逼宫过整个列支敦士登的民众…事实上,汉斯·亚当二世是除了梵蒂冈教宗外,欧洲最有实权的君主。如果说伊丽莎白女王只是一个吉祥物,那汉斯·亚当更像这个国家的大股东。

2003年时,政府开展了全国公投,让人们决定是否扩大王室的权力。这位霸总告诉民众,你们不让我扩权,我就回奥地利住了,拜拜!一句话吓坏了国民,纷纷投票支持扩权。

因为历史上,列支敦士登王室长期生活在奥地利等其他领地的宫殿里,汉斯·亚当是第一个住在本土的君主。前文说了,小国王室的经济推动力是巨大的,如果汉斯·亚当搬出列支敦士登,经济一定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于是就这样,他成为了欧洲君主立宪制国家里,少有的可以解散国会,拥有国家人事与法案最后通过权至高权力的君主。

作为一个金融奇才,汉斯·亚当在27岁时,就掌管了全家20亿美元的财富。他一登上王位,就开始努力把这个弹丸小国送进联合国,1990年让列支敦士登成为联合国第160个也是最小的成员国。

他认为走低税率,发展金融业的方向适合小国的发展,于是几十年后,列支敦士登就成为了欧洲最著名的避税天堂。全世界的公司都在这里注册,亿万富翁们将钱存在这片土地。列支敦士登如今已经富得流油,而霸总更是能安心地搞艺术收藏,卖画的日子,再也不会来了。

这么一个硬核霸总会爱上什么样的女子呢?这段著名姐弟恋当时可是令全欧洲大跌眼镜。

汉斯·亚当的爱情故事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一见钟情,疯狂追妻,一生守候的撒狗粮霸总小说再现罢了。

1961年夏天,玛丽访问了列支敦士登,看望她的姑姑,姑姑嫁给了列支敦士登的王子。年轻的玛丽出身在波西米亚最古老显赫的家族之一——金斯基家族。

5岁之前,玛丽的生活都很幸福,但二战时他们的家族财产被大量剥夺,全家几乎没有携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被送往捷克的集中营。

一家人经过一名军官的帮助,才逃离集中营。东躲西藏了很久,到后来虽然钱慢慢挣回来了,但仍然穷得付不起玛丽的大学学费。只上了短期大学,就留在了德国做设计师的工作。

那年她和朋友们在外面闲逛时,碰到了汉斯·亚当的母亲,她热情邀请姑娘们去家里做客,家里的几个孩子很久没有同龄人朋友了。当时玛丽不太情愿,她知道列支敦士登的几个王子都还只是毛头小子,没啥共同话题,还怪尴尬的。

但汉斯·亚当不这么认为。当天15岁的汉斯亚当,对这个家境长相与自己相比都普普通通的女孩一见钟情。他对自己说“这就是我未来的妻子。”

玛丽只当他是个聪明善良的弟弟。他的父母觉得早恋耽误学习,玛丽的爸爸更是觉得他是个不靠谱的轻浮小孩。

但汉斯·亚当是个以固执和强势出名的人,遇到喜欢的就追呗,还能放弃咋地。于是他一边答应了父母的要求完成学业,一边成天写信给玛丽,还想办法挤跑了当时和玛丽交往的男子。几年后,玛丽终于被霸总的幽默和智慧打动,同意和他交往。

这在王室里还成了个大新闻,很多人都觉得霸总只是一时迷恋玛丽,因为他完全可以找到更漂亮,或者家里更富有的姑娘。但亚当·汉斯没有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他更关心的是怎么打动玛丽那个难搞的父亲。

由于玛丽的家族动荡的过去,父亲很怕女儿会和错的人在一起受苦,一心觉得年纪轻轻就要去自己女儿的霸总不是什么好人。霸总为此特地从玛丽家耳根子比较软的亲戚下手,找她哥哥做思想工作,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说通了玛丽的哥哥。

在通过不断和大舅哥打好关系,终于赢得了老丈人的信任。那时候已经是1967年了,亲王就这么苦追了快6年。可亲王的父母还是觉得他太小,所以刻意想耗到他24岁再办婚礼,亲王可烦死了,谁知道2年间会发生什么事?

每个霸总文都需要一个神助攻的角色,这个角色就是大洋彼岸苦兮兮的查尔斯王子。当时,查尔斯和安妮两兄妹,来列支敦士登找霸总滑雪。本来是私人行程,却被白金汉宫的线人泄露给了英国小报。

论热度,英国王室绝对是欧洲第一,很快一群狗仔就开始传出谣言:震惊!列支敦士登王储要和安妮公主成婚?!

在报纸上看到谣言的霸总父母可吓坏了,为了澄清和英国王室没有联姻,不得不把婚礼提前到了1967年夏天,22岁的霸总英年早婚,和玛丽终成眷属。

而他也的确用了一辈子时间证明,他并不是一个不靠谱的小毛孩。结婚后,他负责换尿布冲奶粉,和妻子一手把4个孩子拉扯大,是王室中少有和孩子如此亲密的父母。

每年玛丽过生日,汉斯·亚当都会给夫人举办活动,自己的生日倒是无所谓。如今已经是金婚的两人,从来没有过绯闻。现在70多岁的老夫老妻经常一起去吃披萨,或者在市中心散步。

在这个安静,没有狗仔侵扰的小国家里,他们可以最大限度地过小说里才有的rich又安宁的幸福生活。也许有天,你会去到列支敦士登的城堡,在那里也许会看到一对穿着运动鞋跑步的老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