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克劳德·马克莱莱:从皇马到蓝军无可争议的中场基石丨英超60星 vol15

The Athletic进军英国市场一周年,他们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评选一次英超60大巨星。 他们说,这份榜单的价值不在于排名,而在于故事。 关注我们,与我们一同分享TA编辑部精挑细选的这60个故事。

每当看到在盘点中场的节目中,自己成为一类球员的代名词时时,克劳德·马克莱莱都会笑起来。

很多人经常会注意到21世纪初皇马的银河战舰,或者穆氏铁血蓝军的耀人成绩,但是这些光辉的成就都得益于这位法国人在场上的无私奉献,精妙的比赛阅读能力,还有准确无误的位置感。没有他安静却永不停歇的努力,这些伟大的团队一定会变得效率低下、黯淡不少。

马克莱莱在场上的任务非常特别,也获得了教练和队友的完全信任。他是处理球的平衡大师,能以轻快灵活的步伐突出重围。而当对方逼上来时,他有时会选择带着上来逼抢的对手离开位置,让对方阵型自乱,有时则会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控制好球权再寻求以最好的方式策动一次凌冽的前场闪击战。

当有人问马克莱莱,他对西班牙、英格兰、法国的俱乐部,乃至国家队有何贡献时,马克莱莱总是愿意谈论「大方奉献」,为他的队友「献出所有」。所有他待过的俱乐部里,人们对他的欣赏与感激,总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是马克莱莱真正珍视的足球遗产。

在皇家马德里,当马克莱莱在2003年饱受质疑的阴云下黯然离开伯纳乌,并加盟新的俄国土豪球队切尔西后,他的前队友们仍然怀念他。齐达内悲叹,马克莱莱的出走意味着球队失去了引擎。耶罗则表示,在皇马内部的等级结构中,这名勤勉中场球员的贡献被有意地忽视了,球队对于售出马克莱莱毫不在乎。

那时,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佩雷斯对马克莱莱的贡献不以为然,并且宣布球队能够很容易地找到一个能做出更多贡献的合格替代者。然而,在以1600万英镑的价格出售了马克莱莱之后,皇马经历了四年的无冠岁月。

马克莱莱在效力马赛和塞尔塔之前,于南特出道,并在1996年就赢得了法甲冠军且进入欧冠半决赛——这让他深谙中场球员在球队中的定位。而在皇马时期,他作为后防四人组身前增设的一层安全保障,并充分发挥自己作为自由的进攻主脑的价值。

皇马承担了风险,而最终马克莱莱也成为了球队闪耀欧洲的基石:在三年里皇马收获了7个冠军,包括2002年的欧冠冠军和2个西甲冠军。

而切尔西即使有着有钱任性的阿布做靠山,也一定因为马克莱莱被逼走而省钱省事不少。

「我有一块很好的表,」意大利人解释道,「它由电池驱动。而克莱德(克莱德·马克莱莱)就是我的新电池。」

当一年后穆里尼奥来到切尔西后,马克莱莱因为在2004年欧洲杯而稍晚归队,但狂人表示他将会等马克莱莱,让他能和球队一起前往美国进行季前的备战。而在之后召集的一次球队会议上,穆里尼奥指着这位中场球员,说「(他是)你们之中唯一一个赢得过有意义的东西的人。」

这线个月内随穆里尼奥帐下的波尔图赢得了欧联和欧冠冠军的保罗·费雷拉,当然还有稍后加盟的里卡多·卡瓦略来说有些严格,不过马克莱莱确实树立了一个标准,而日后的兰帕德、特里、切赫和罗本这样的球员努力接近马克莱莱的这一标准。

马克莱莱完美地适应了穆里尼奥的4-3-3阵型,将简洁不乱的控球、出神入化的技巧以及大师级别的拦截抢断发挥到极致。在当时群星璀璨的切尔西中,有太多憾人心魂的瞬间和球员,而马克莱莱只是默默地做好他的工作。

但一切都离不开他作为中场节拍器的贡献。作为教练的穆里尼奥非常希望这位中场球员的关键作用得到认可,以至于推动俱乐部在赛季结束后的评奖中新设一项由队员评选的年度最佳球员奖,以一种公然「钦定」的方式,确保在其他球员享有聚光灯时,马克莱莱依然能得到他应有荣耀。

马克莱莱在伦敦待了5年,登场217次,其间获得过2个联赛冠军、1个足总杯冠军和2个联赛杯冠军。但是他的作用在这支渴望荣誉、踌躇满志的球队中是不可估量的——马克莱莱得到了俱乐部上下的尊敬,而他的贡献也从未被低估。

在球场上,他提供的防守保障,尤其是机巧的抢断和阅读危险的能力解放了兰帕德,使他成为自由开火的得分手。而在场下,马克莱莱也以自己特殊的方式帮助德罗巴适应切尔西的新环境。

他的队友称他为「克劳德爸爸」,记录下他的建议和指导。 对于风格不同但都被选为马克莱莱接班人的迈克尔·埃辛和约翰·米克尔·奥比来说,每一个训练环节都是一次学习的机会。

在马克莱莱之前就有防守型中场,而在他将其他要素融进这一角色之后——特别是四分卫式的长距离传球和本可能和他的谨慎处理球取向相矛盾的创造力——防守型中场的数量变得更多了。

35岁时,马克莱莱最后一次为切尔西出战——那是在2008年欧冠决赛的点球大战中负于曼联。而后,巴黎圣日耳曼——当时卡塔尔人还未收购,是与如今大不一样的一支强队——为他提供了一份回家的长约,而这也最终将他引到了教练的行当。马克莱莱以自由转会离开。

切尔西在官方声明中说:「将来,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俱乐部的朋友回到斯坦福桥,马克莱莱将一如既往地受到我们的欢迎。」而去年夏天,他们终于拨通了马克莱莱的电话。

马克莱莱在切尔西的新角色有一个爵士味道的头衔:「技术指导」。尽管这是一个低阶职位,但可以说这一职位的定义很不明确。

47岁的中年人马克莱莱之前在南特的主教练让-克洛德·苏奥多给他提出建议:没有什么工作比与年轻的球队合作更能提高教练的能力。因此,当马克莱莱在经历了漂泊不定的后球员生涯后,被提供了在科巴姆这一全英最先进青训基地之一的职位时,他无需过多考虑。而自去年八月以来,这份工作会在什么程度上能够满足马克莱莱对自我提高的渴望,还有待观察。

人们普遍认为,像马克莱莱这样具有丰富的比赛经验、在执教法甲的巴斯蒂亚和比甲的奥伊彭之前曾在巴黎接受了安切洛蒂手把手的教练教学的人,能很好地在场边监督指导训练。坎特和若日尼奥都会渴望向这位中场大师学习,尤其是近来,前者已被视为中场中枢。而马克莱莱的建议甚至可以直接以母语直接传达给他的法国同胞。

然而兰帕德的一线队教练组仍然保持独特,尚未变动。似乎主教练对自己的教练组安排感到满意。而马克莱莱,在萨里(科巴姆基地所在地)的豪华训练中心的大楼对面工作,他在外租部门的办公桌与前队友费雷拉、卡尔洛·库迪奇尼以及千禧年初出生的托雷·安德烈·弗洛靠在一起。

马克莱莱的工作与教练相关的事务关联有限,而且主要集中在指定给他的外租球员何时回到总部、进行季前训练或等待季中转入新俱乐部等相关事情上。他更多的工作是在相关外租球员所在俱乐部观察青年球员的表现,亲自地或者在Wyscout等数据平台上分析他们的表现,并提供持续的评估和建议。

或许弗洛也曾在本赛季初时去查尔顿看过康纳·加拉格的表现,但正是马克莱莱率先观察到了这位英格兰U21中场球员引人注目的进步。

10月左右,马克莱莱在训练场上拜访了查尔顿的主教练李·鲍耶。一旦确定加拉格尔可能会从英冠的赛季中转会中受益,即从争取保级的查尔顿转到史蒂夫·库珀的力争升级的斯旺西城——那里,马克莱莱曾在2017年短暂地作为保罗·克莱门特的助教——这位法国人立刻加快了运作的脚步。此后,加拉格就开始常常把这位导师的建议挂在嘴边:接到球时有抬头并扫视全场的需要,或者如何最好地压迫对方等等。

在疫情封城之前,马克莱莱见了在威尔士的加拉格和另一位切尔西的外租球员马克·格伊。三年前,克莱门特将他在切尔西和巴黎圣日耳曼的前同事带到斯旺西时就指出了马克莱莱的特质:「一对一的时候,他对球员有很好的感觉。」

「他非常了解高水平的比赛,在小组训练时和球员积极互动,传达给他们精要的指导,教他们在某些情况下该怎么做。而当他与某名球员交谈时,他真的能抓住对方的心。」

诚然,他是切尔西青训基地里耀眼的存在,是俱乐部的全职雇员,并且是一众以非球员身份回到切尔西的前球员中的最新一位。阿布和他的核心助理玛丽娜·格拉诺夫斯卡都支持以这种方式传承俱乐部的早期的成功文化。

但是马克莱莱,一个有极强主见的人,一直暗示人们他的后球员生涯从不走寻常路。

他的最终目标似乎始终是成为主教练。但是在切尔西,人们对技术和表现相关顾问切赫以及尚在初阶教练组中的阿什利·科尔寄予了厚望。人们都感到,目前俱乐部的安排只是暂时的。

也许这是马克莱莱与生俱来的品质:在38岁时,马克莱莱选择退役。之后,他也从未停下尝试不同角色的脚步。

他曾在巴黎圣日耳曼与克莱门特一同出任安切洛蒂的助理教练,之后又接过法甲球队巴斯蒂亚(位于科西嘉岛)的教鞭。

他在巴斯蒂亚的任期只有5个月,12场比赛。虽然他可能自己也有一些过错,但是很明显巴斯蒂亚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他轻松大展拳脚的地方。马克莱莱当时麾下最优秀的球员瓦赫比·哈兹里,在赛季开始前就被卖给了波尔多;更有两名租借的攻击手没能续租;巴西前锋布兰登,9月份因故意用头撞击巴黎的蒂亚戈·莫塔而被禁赛6个月。而马克莱莱,并没有资金来补充球员空缺。

现在看来,巴斯蒂亚显然不是一个开启执教生涯的理想平台——尽管马克莱莱自己在被巴斯蒂亚解雇两年后接受《队报》采访时,称自己将那段科西嘉岛的时光积极地视为一个「见习期」。

这种说法或许是一个不必要的挑衅——巴斯蒂亚被激怒了,他们回击到: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一段代价高昂的工作经历。

马克莱莱一直待在穆里尼奥、博斯克、拉涅利等名帅身边,在场外观察这些教练的训练方法。之后,他短暂地担任过摩纳哥的技术总监。马克莱莱在摩纳哥的工作更多侧重于更衣室管理而不是执教层面,而且在主教练雅尔丁为核心的葡萄牙帮的阴影下,他在俱乐部中常常只能处于边缘地带。他也暗示自己和摩纳哥老板雷博罗夫列夫的特别顾问路易斯·坎波斯没有任何交集,这可能导致他的公国之旅一开始就前景黯淡。

来年早些时候,马克莱莱联系了克莱门特,希望他能确保自己在斯旺西教练团队中的位置。但是直到2017年11月,挣扎在比利时顶级联赛的奥伊彭——处于比德边境上的偏远球队,自2012年以来就处于卡塔尔阿斯拜尔体育青训学院的管理之下——才最终给马克莱莱提供了另一份主教练级别的工作。

他刚就职时奥伊彭还处于比甲末位,但是当他渐渐影响到整个俱乐部时,球队最终凭借进球数优势排名免遭降级,在下一个赛季也名列12位稳稳保级。而2019年亚洲杯冠军卡塔尔队的首发11人中就有三人受教于马克莱莱的奥伊彭。

「去那里并不是一种退步,」在接受法国足球网站SoFoot的采访时,马克莱莱回忆道,「在足球这一职业中,没有任何退步可言。这次的经历只不过让我意识到我对教练事业有着多么大的热情。在奥伊彭,人们起初因为我的过去而愿意听我说话。但是我最终以我的工作方式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马克莱莱雄心勃勃地说,现在是时候去成为一个「如瓜迪奥拉或者卡佩罗那样优秀的教练」了, 「我的人生的故事就是关于成功,因为我是一个很耐心的人,这是我父亲教会我的品质」

现在,再次回到伦敦,担任新的职位的马克莱莱继续学习,期待着在光辉的足球生涯中写下新的传奇篇章。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