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体育APP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通用版下载

最美铁路人 朱挺:一切都是为了当好铁路“安全阀”

43岁的朱挺,面庞清癯,说线年春运明天就要开始了,这位上海局集团公司科研所机辆技术研究室主任也没闲着。毕业于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系的他工作20年,亲历了中国铁路技术的快速发展,经历了春运的变化,也见证着高铁给生活带来的改变,而他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当好铁路“安全阀”。

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我国铁路正在实施大面积提速调图,电气化改造密集展开,对接触线磨损状态进行有效监测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工作量越来越大。原有的人工登顶检测方式已不适应铁路发展形势,而科学高效的非接触式检测技术在国内还是空白,国际上也是个难题,个别掌握这项技术的国家对资料严密封锁、产品禁止出口。

当时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朱挺决心和团队一起,向这个世界性难题发起挑战。经过反复论证,利用影像处理技术,对接触线局部磨损进行重点观测,被确定为主攻方向。团队在实验室里搭建仿真平台,模拟各种工况条件,试验成像效果,一次次失败,一次次从头再来。两年里,实验室的灯光亮得最早,灭得最晚,光实验数据就记录了8万多条,实验日志就写了厚厚的10大本,室内研究工作终于取得了圆满成功。朱挺又马上奔赴鹰厦铁路,投入到更为紧张的现场试验。为了验证设备性能,朱挺经常在线路上一走就是一天,一年时间,400多公里的试验区间来回走了好几趟。

从研究到应用,第一代车载非接触式接触网检测系统成功问世,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被科技部、商务部等4部门列为国家重点新产品,与国外设备相比,稳定性更好、精度更高、成本更低。从改进到成熟,如今已进化到第三代产品,技术更趋完善。这一过程,整整耗时10年!

朱挺的专长是检测技术,研制高铁“万能”巡检车成了他最近这四五年最想实现的梦。当时,国内既有的高速动检车仅能对高铁线路进行数据量的检测,而对于沿线基础设施设备状态的图像量巡检,最高检测速度仅能达到80公里,且都是工务、电务、供电等各系统分别进行。如果研制出“万能”巡检车,走一趟可以实现对沿线设备状态全方位的“体检”,那该有多好呀。

说干就干,朱挺又带领团队开始了样车制造、检测设备集成、现场动态调试的攻坚之路,所有团队成员忘我工作,简直是干红了眼。有一阵子,大家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6个人中有5个先后累病。他们白天一起干活,晚上一块儿打点滴,看着依次躺在病床上互相调侃的小伙伴,朱挺心里特别感动,特意用手机拍下了这“别样的风景”。

2018年12月,时速160公里电传动多专业综合巡检车终于上线年来智慧和汗水的科研成果,实现了沿线工电供设备结构状态的可视化巡检,甚至连接触网零部件上直径10毫米螺栓的螺纹都能拍清楚。“每当我随车奔驰在高铁线上,就觉得自己像一个‘流动医院’的大夫,能为高铁线路巡诊把脉,感到特别神圣!”朱挺说。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